雪浅尘

本殿啊,相信可以做到任何事情——除了说出一句别人不曾说过的话。

@三笙迷离 ——阿笙是我的天使!



三千世界走不尽
笙歌一曲醉瑶弦
迷雾重重掩愁心
离合悲欢叹不眠
——
浮光
世间
三万里长空
千亿种生物
吾观
爱情
有感
三生三世的约定
日之恒相似
月之升亦像
与天神同龄
卿之缘
日久渐淡
为卿
朝思
月落成殇
为己
暮忧
卿之情不随时间淡
为卿而恋
朝祈愿安
朝求相见
暮时独思
暮求缘达生生世世
——
我就是喜欢你
的确无法忽略
天天都想着你
使我感到孤单
我却乐在其中
喜悦充斥心间
欢迎你驻我心
你……晓得嘛?
——
最喜欢你了,我的阿笙

【李白】生死两隔

“采石江边孤独幕,古今伤心处。

“昔日斗酒干诗,梦笔生花,笑傲诗坛的仙人啊,还是被流逝的时光掩没。
“昔日侠肝义胆,壮志满心的剑客啊,醉心在满月的光辉,揽月而入江。
“昔日飞扬跋扈的诗人啊,终其一生,只落得,尸骨无存。

“且择月明夜,独往采石江,乘一叶舟,放一盏青莲灯。

“让那扁舟漂罢,可以举杯邀月

“青莲花灯在江上沉沉浮浮
“灯芯烛焰在风中影影绰绰
“星空明月在杯里晃晃悠悠

“那人到归天上时,看到的景象也大概如此罢。

“只是没有那盏莲灯。
“只是,那时‘青莲居士’一名未曾广为人知,晓其为仙人。

“也对,九天银河为庐山瀑布,白云揉碎是雪花乱坠,瑶台之镜则云端明月。可不只有仙人才能作出这样奇丽的诗句?

“我大概也醉了,朦胧中竟有人揽月。

“是他罢,饮中八仙之一?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夫当关, 万夫莫开。
“现世多少成语来自他的诗歌呢?我不懂。

“我只知道,我想背那脍炙人口的《将进酒》,吟那人人皆知的《行路难》,诵那口口相传的《静夜思》。品他所有的诗作。因为,这是‘欲上青天揽明月’这位仙人的诗作。

“纵然时光茌苒,白驹过隙,日月如梭,光阴似箭;
“纵然那人已失在了时空,历尽千年;
“纵然阴阳两隔。

“他的诗作,依旧永垂不朽;
“他的名字,妇孺皆知。

“他?

“诗仙李白,字太白,青莲居士,谪仙人。”

第一章∶少年,有没有兴趣做捉妖师?

我打赌没人记得这个连载了。

……拖了这么久是因为原稿现在才找到。

第二章大概是庄周与太白的一场比试,根据一开始的设想的话,太白会输。

好像不输没办法写下去?(尬)

先这样吧,具体可以点我头像看简介,或者tag也行。

——————————

剑仙很迷惘。
天知道为什么他云游到这个捉妖师聚集之地会突然失去知觉,然后来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地方。
很好看的屋子明明没有半点诡异,无论是装饰品还是墙壁都很符合捉妖师的传闻——有钱。一眼望去就让人有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金碧辉煌这个词简直是为这间屋子量身定做——
只是,剑仙却总觉得这一切透出几许不平常,装饰品明明看不出任何异端却总觉得不仅如此——不仅仅是装饰品。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神游的剑仙在注意到金瞳男子时瞬间将精神崩紧。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比这个屋子,更不简单。
幸好酒葫芦和青莲剑还在,剑仙悄悄伸手握住剑柄,盯着主位上的翠发男子——约莫是注意到剑仙看向自己,那人唇角却勾起一个浅浅的笑,瞳中也染上了几分笑意,周身清冷的气质也变得温和了起来。剑仙听他道∶

“吾名庄周
“少年,有没有兴趣做捉妖师?”

“噗……”
“咝……”
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和喷笑一样的声音一同响起,剑仙也抽了抽嘴角——
emmm,这不是你把我捉过来的理由!不约不约!

“诸葛亮,明世隐,张良。”
庄周的金眸淡淡的扫过站在一旁的三人,虽然微笑依旧,但透露出丝丝不悦——是因为他们方才的出声罢。剑仙顺着庄周的目光望去——
噫,怎么有这么漂亮的人,比主位上的那位还漂亮。
淡蓝的眼睛,浅蓝的发色,这种微凉的颜色在这个男子身上显得极为合适。他蓝扇轻摇,掩在唇边,好似天下事尽在掌握之中。
哦,他的眼睛。
剑仙从未见过那般漂亮的眼睛,似乎倒映了整个天空,染着些许笑意,却让人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嗯,但是没有本剑仙好看。
剑仙欣赏完美貌后得出结论。
相比之下,旁边的银发男子和执一书之人就普通许多了。
但不得不说的是银发男子那冷冷的面孔,仿佛什么事都无法让他动容;
以及,执书男子的淡漠,不比方才惊为天人的蓝发男子的运筹帷幄和银发之人的冷若冰霜,他显得极为普通。但是,又极为淡定,淡定得,让人心中发凉,如同,神在盯着你。
剑仙想到这里,不禁又抽抽嘴角,神么?错觉罢。

算了,还是拒绝比较好。剑仙转回思绪,这般想到。

“这种上好的佳酿只有捉妖师有幸品尝,真的不来做捉妖师?”

就在剑仙琢磨时,清脆的声音没有任何征兆得响起,空灵的好像来自遥远的天外,干净利落而又清澈无暇。
下一秒,剑仙感到一阵风,条件反射的抬手,接下了这壶酒。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你这么一个漂亮的男孩子怎么这样?诱惑别人是不对的!

嗜酒如命的剑仙自然一闻便知这酒是极品,但自己对捉妖师实在没有什么兴趣,更不要提对这个职业的一知半解,只是听闻过,天知道这个职业有没有什么致命的缺陷,如果答应的话……
剑仙眯了眯眼,目光忽的变得有些冷,被带到这里可以说是他的疏忽,但……实力摆在那里,不明不白的被捉……
呵,这些人,不简单啊。
全身而退的几率不知道有多大。
剑仙一边思索一边不留痕迹的打量着屋子里的人,虽然自己逗比惯了,可并不代表自己真的是,个,智,障,啊。

“好像……适得其反了?”
依旧是方才那个极其漂亮的蓝发男子,他微微皱着眉,有些苦恼的样子。
“呐,你别这样,我是诸葛亮,你忘了?我们见过面的。”
诸葛•绝技•装嫩•亮一副天真的样子,剑仙却正因此想起了那次初见。

……你不就是那个坑我的混蛋么。
当年游历蜀国的剑仙还是个孩子,黄赌毒一个不沾,爱好写诗喝酒比武。结果被一个蓝头发的老狐狸带到一家酒店晃了一圈,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还得写诗换钱——第二天这个奸商就不见了——虽然后来好像收到个什么资助信——
但是果然是个奸商啊!好好的装什么嫩!
李·愤愤不平·白保持沉默,表面沉稳如仙,内心满满吐槽。

“所以,好歹也算熟人了,就答应下来吧。”
答应?当年就是因为答应你这个奸商才变得身无分文的!
何况,今夕不同过往。
剑仙黯了黯眉睫,再一次权衡利弊。
“很抱歉,李某拒绝。”

“为什么,不答应?”
主位上的男子收起笑意,有些迟疑的问剑仙。
“只是李某感觉,没有什么用而已。”李白偏头,冷淡的看着庄周。“而且,李某可不认为,李某不及诸位。”

“那是,要打一架么?”庄周突然严肃起来,“用实力说话?”

剑仙挑眉,“但以多欺少可是胜之不武的。”

“吾与汝一局定胜负?汝胜,汝可离开。吾胜,劳汝留下做捉妖师了。”
剑仙握紧了剑柄,挑起一个笑。
“正合我意。”

【李白】醉酒

“你看过剑仙醉酒么?


“一袭白衣,一壶浊酒,一曲长歌。


“举杯邀明月!当歌对酒,如痴如梦。月落金樽——


“犹如仙境。


“月色清清冽冽在树林中流淌,


“那人洋洋洒洒饮尽一坛烈酒。


“何其美好,何其缥缈。


“酒后三巡,兴起。


“弹剑作歌,与月同欢,与影共舞。


“瑶台般的月啊!请你将你的光辉分享给这位仙人!


“点点的繁星啊!请你看一看这位才华横溢的剑仙!


“凌乱的影子啊!请不要抛弃你那壮志难酬的主人!


“飞逝的时光啊!请你不要将这位下凡的仙人湮没!铁杵成针的故事予多少人启发!浪漫主义的风格影响了后世多少人的创作!


“抱歉,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实在有些激动。


“你没有见过,剑仙喝酒的豪迈,一坛酒,一饮而尽。


“有那么一丝酒从他的嘴角滑落,划过喉结。


“诱惑,亦清冷孤傲。


“只,叹如梦。”




更新(3/3)

来交入坑费啦~(*๓´╰╯`๓)♡
存稿(2/2)

~写的很开心!将就着看一下吧……
基本上没有足够的时间码字,只能手写了。(气鼓鼓)

存稿(1/2)

P1,P2一些个人看法。
P3是给@南窑子 你的——祝你若大鹏展翅,可扶摇直上九万里。
P4,默写的《行路难》其一。

【李白】疏狂一生

“我遇到过一个人。

“一个来自异乡的人。

“那年,他白衣胜雪,出口成诗,三尺长剑,惊艳世人。

“多少少女为之疯狂呢?不止一个长安城。

“又有多少人因其诗名不惜跋涉千里求一见呢?

“大概,遍布世界。

“有幸在清晨见这位诗仙垂钓。

“朝阳中浓郁的酒香,海水中飘荡的鱼钩,岩石上躺着的仙人——

“大概是再也遇不到的时光。

“也许对他而言,垂钓只是为了刷新心态,饮酒只是为了扫尽世俗,吟诗只是为了抒咏胸怀,舞剑只是为了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但于凡尘俗世,却是久而不及的心境。

“仗一柄长剑,携一壶浊酒,凭一腔热血,云游四方。

“脚下风尘四起,腰间剑缨飘扬。

“多么肆意张扬的剑仙啊。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吟出无数脍炙人口的诗篇,引多少人折服?

“他豪情壮志,他桀骜不驯,他笑傲诗坛!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是他的梦想,却总会悲叹‘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因为李白,这个桃树下的翩翩剑客,沧海边的醉情书生,疏狂一生,终究是壮志难酬的异乡人啊。”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捂脸)。
梦见自己刷lof,没错,就是这个软件。
很清楚的记得,刷到了【亮白】这个……咳咳咳……车……
是铃连太太写的……发出时间大概是1点40……
然而今天并没有看见,虽然真的有亮白文(划掉)
不要问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后来的梦本人就……就……到了那篇文里……
那个文里,诸葛和李白是兄弟……没错,亲兄弟!
然后……本人……是被收养的……
年龄的话是这样的——
诸葛>本殿>李白
唔,事实上,这个车……是车(咳咳咳)震。
后来,这两个人……一边……h(不知道用什么词)一边开车。
是的!没错!就是开车!
这两个人一边在驾驶座上玩车(咳咳咳)震,一边开车。
然后……本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后边位子坐着打酱油的父母……
对,他们两个人的亲生父母。
到了目的地以后两人怎么收拾好的在下是真的不知道(没有具体梦境),只记得那个打酱油的父亲语重心长的对诸葛说了句……
“下次注意点,你弟弟才13岁。”
下次注意点,你弟弟才13岁……
注意点,才13岁……
13岁……
岁……
……
李白13岁,被至少成年了的诸葛……
而他们的亲生父亲这个反应……
在梦里时不觉得奇怪,现在一到现实……
……(各种粗口)太可怕了啊喂!!!


就想写出来玩玩,别细究,别计较……(瑟瑟发抖)